古建筑照明對設計手法與燈具的特殊要求

作者:凱銘 時間:2018-04-08

  古代建筑因其獨特性和不可再生性,也成為文物保護的重點工作。也正因為這個特點,古建筑照明,對于照明設計手法以及燈具本身,都提出了較為苛刻的要求。

  正如中國美術學院風景建筑設計研究院照明所所長朱劍修所言,在古建筑中,每塊木頭都是傳奇,每棵樹木都有記憶,每塊磚石都有沉淀,每副楹聯間都有深意,每塊牌匾都有祈愿,想著它穿越時空彌久的魅力。我們懷著敬畏之心,仰慕之情。每一座古建筑都是中華文明浩瀚淵博中的瑰寶,是我們民族文化最為重要的一部分,其獨特性和不可再生性,都對燈具提出了苛刻的要求,照明人對此更應慎之又慎。

圖片1.jpg

  古建筑照明設計原則

  “見光不見燈”是照明設計中最為常用的設計手法,而古建筑照明更是這一理念最為典型的代表。與傳統文化注重孔孟之道不同的是,中國人在審美理念上,一直以來都與道家無為的觀點更為貼近,這種理念體現在審美的方方面面,包括古代建筑的照明當中。現代人做古建筑照明,必須貫徹這一理念,讓古建筑以鮮活的姿態呈現出來。

  真實與簡單

  南京基恩照明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陸章認為,古建筑照明應當自始至終貫徹真實與簡單的設計原則。傳達古建筑的文化底蘊與古建筑保護并無矛盾,只要真實展現,其文化底蘊就會自然折射出來。切忌標題式文化展示,掛一個自發光的“孔”字并不代表孔孟文化,更忌諱畫蛇添足,彩色光亂舞絕非就是佛光普照。

  古建筑照明在燈光表現上,須考慮其歷史意義,燈光效果是否能呈現其歷史空間的特色。我們在設計古建筑照明燈光效果時,更應充分考慮古人的審美理念,以最簡單的方式,勾畫出古建筑自身特色,這樣才能把古建筑最真實的一面呈現出來,讓人們更好的了解古建筑原貌以及古人的審美,甚至古人的生活習性。古建筑對于今人的意義,在于讓我們了解過去、了解歷史、了解文化,以真實、簡單的設計理念去做古建筑照明,體現的正是尊重歷史的一種態度。

圖片2.jpg

  “見光不見燈”

  “見光不見燈”簡而言之是對我們設計燈具安裝位置和燈具投光位置提出了具體要求,既要考慮晚上的效果,也要考慮白天的效果。其實,“見光不見燈”很多時候往往是一種誤導,在現實項目中,有很多思考點,不能一概而論。朱劍修提到,在古建中有些場所業主就提出設置燈籠,營造氣氛,北方喜歡大紅燈籠喜氣,南方的喜歡竹燈籠雅致,燈籠形成街道的秩序感,豐富街道表情。不同的需求,加以分析,厘清問題的核心。陸章在談到“見光不見燈”也認為這種提法不是很合適,嚴格地說,見光比見燈更有害(當然不是指物體被照亮的反射光)。

圖片3.jpg

  個性化定制服務

  正因為古建筑本身的特點,古建筑照明對于燈具,也提出了與一般照明燈具迥然不同的要求。基恩照明作為專注古建筑照明的典型企業之一,對此也有著自身獨特的理解。陸章在談到企業做古建筑照明燈具時提到,專業的定制化服務,是能否做好古建筑照明的關鍵。 配置有刻畫古建筑各種細部結構的燈具。

  古建筑的文化特征往往體現在建筑的細部結構上。例如:廊柱、瓦頭、飛檐、斗拱、彩繪、雕刻、鴟吻等。這些部件的展現往往比建筑主體更重要。畫龍不點睛不如蛇,畫虎不見頭不如貓。因此,古建照明系列燈具中應有刻畫這些細部結構的專用或兼用燈具。 燈具須具有良好的無損安裝性能。

圖片4.jpg

  古建筑上安裝燈具,應采用夾、撐、抱等無損安裝手段實現。由于在古建筑上,燈具不可能像在普通建筑上能得到牢固的螺栓固定,因此燈具不僅須具有良好的無損安裝性能,其投射角度的調整最好也用夾、撐、抱等段實現。 及時而專業的售前及售中服務。

  由于古建筑的部件造型各異,同類部件間尺寸差異也很大,燈具選擇不光要對上型,還需要對上位(有時甚至是一燈一位)。不言而喻,供貨商的前期專業化溝通服務十分重要。做得不到位,輕則延誤工程進度,重則決定項目成敗。

  另外,歷史建筑的維護性相較于一般的新建物要求更高,因此燈具本身的安裝機構須盡量簡化,便于維修;光源選擇上,須注意是否會對歷史建物的材質造成影響,這些同樣是企業應該著重考慮的問題。

圖片5.jpg

  能保存至今的古建筑,基本都是大型建筑或建筑群,且是在政治力量的推動下建造起來的,大至整體規劃與結構,小到一花一木一草一石,絕大多是單獨定制,即便是批量生產也是人工一刀刀雕刻而成,包含了古人的思想與神韻,與工業化的批量生產有著質的區別。我們在做照明燈具時,哪怕無法完全還原,但起碼應當報以尊敬的態度,盡量尊重歷史,體現歷史。

  照明在做古建筑照明燈具時,不該為了照明而做照明,當始終貫徹尊重歷史、尊重文化的態度,這樣才能讓燈具更貼近古人的審美,讓燈具與建筑更完美地融合,不露痕跡。